主页 > G生活坊 >空间太小‧孩子搬走‧组屋变“孤老”区 >

空间太小‧孩子搬走‧组屋变“孤老”区

空间太小‧孩子搬走‧组屋变“孤老”区(吉隆坡)人民组屋是政府为了低收入阶层或安置非法木屋区居民所产生的计划,然而,已经历了十多年的计划并没有改良,令到组屋社区在近年来已变成“老人区”般,主要是因孩子长大后都出外自立门户,加上组屋空间太小,孩子成家后便不敷使用,最后,只留下老人独守“组屋”。《》走访吉隆坡一带的人民组屋时发现,人民组屋一些单位仅有一名或两名老人独自居住。这些老人自己打理着生活起居,看起来逍遥自在的日子,然而,一些生病及行动不便的则显得非常可怜,让人隐隐感受到那种孤独与寂寞。展现邻里之情由于组屋社区都只剩下老人居住,令到许多单位显得冷清,老人们只能靠自己打发时间,行动自如者不时出外与朋友聚首聊天,而那些有病痛或行动不便的老人则不时需要住在同区居民的协助。据悉,这些老人宁愿忍受孤独寂寞的日子,也不愿搬离,其中原因包括组屋单位空间太小,当孩子纷纷长大,屋子已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一家大小,再加上一旦孩子成家立室,便逐渐搬离原来所居住的地方,留下老人独守单位。此外,部分老人是因为原本居住的木屋地区已被收回才得到相关单位,因此他们把有关单位视为政府“赔偿”给他们的屋子,也因为这样,他们坚持独自守着有关屋子,以免屋子因为没有人住而被收回。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年轻人是因为工作地点的关係,而被逼留下父母在组屋中独居。也许是独居的关係,使一些老人与组屋里的居民关係看起来不错。居住在人民组屋的居民大多数都不富裕,虽然如此,他们都非常愿意去协助这些独居的老人。在他们看来,令到组屋居民之间有着情同手足般的融洽生活。从另一个角度看来,这些组屋比一般的住宅区多了一份温暖的人情味,邻里之情在老人与邻居的关係里尽现。人民组屋由来:国家房屋局承建124元出租贫民人民组屋是由国家房屋局承建,中央政府负责建筑费,完工后的房屋单位移交给州政府及地方政府管理。政府于1998年,在第七大马计划下展开人民组屋计划,当时政府计划在全国各地兴建5万4106间人民组屋单位。政府把兴建好的组屋,以低廉的租金(即三房式的人民组屋每月仅需拿付124令吉)租给低收入阶层或用来安置非法木屋居民。以首都吉隆坡而言,市政局是为达至零木屋计划而把木屋区的居民都迁至人民组屋居住。租住人民组屋的人不能够把组屋转租,否则政府有权力收回有关组屋的租用权。租用组屋的人也必须符合政府所定下的收入底线,并与本身的家庭成员共同居住在有关单位。政府也在2006年开始,分批公开让一些符合资格的组屋租户购买所居住的组屋。个案1:拒绝到老人院守组屋留孩子居住在文良港人民组屋的方泉礼(75岁)是个肾病患者,行动不便的他育有5名年龄介于36至46岁的子女,孩子全都已经成家立业,而妻子则随着孩子过生活,留下他一人居住在人民组屋。他的三餐都靠邻居提供,邻居一般都会把煮好的食物送到他家门口给他。而每个星期都会有固定的义工去他家为他进行清洁工作。虽然有老人院要收留他,但他几度拒绝到老人院去居住,除了因为性格倔强,不想麻烦他人之外,他希望能守着这间组屋留给孩子,以免被市政局收回。个案2:赔偿被拆屋子老翁住得自在居住在文良港热水湖人民组屋的陆秋培(78岁),他与妻子育有6名子女,妻子与孙儿同住,而他则决定自个儿住在组屋,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他早上走路出去找朋友喝茶聊天,下午回家看电视及煮饭,租金及生活开销皆由孩子付,家里的用品孩子也不时会送来,虽然缺少与孩子一起喝茶吃饭,含饴弄孙之乐,但他依然坚持守着组屋。他告诉记者,组屋单位是政府拆掉他的屋子后给他的赔偿,所以当然要住,否则便会失去这间屋子。个案3孩子鲜少回家两老坐公园看电视杨南兴夫妇今年60多岁,居住在蕉赖碑路的人民组屋已近5年,育有5名子女的他们是在陈秀莲路木屋拆除后被安置在人民组屋。杨老太患有心脏病,所以两夫妇皆没有工作,生活费靠孩子们支付,两老每天的活动就是到半山芭一带与朋友喝茶,有时也在组屋範围的公园坐坐打发时间,此外便是在家看电视。他们表示,由于工作的关係,孩子鲜少回家,而人民组屋也是他们唯一的落脚处。地方领袖谈话呈组屋老化报告隆市长未回应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指出,隆市人民组屋人口老化的现象有许多因素造成,包括年轻人对组屋窄小的空间感到厌倦、设施不完善、社区复杂等环境及客观因素,使年轻人不会对组屋留念,一旦有经济能力便搬离该处,留下老人们独自留守单位。他认为,这种人口老化的现象是能够改善的。“在过去两、三年里,市政府有对一些组屋进行刷新工作,可是基设等一些该改善的依旧没有改善,使这些组屋看起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表明,他已把隆市人民组屋老化现象问题的报告提呈给最新的隆市长,惟市长迄今仍未有进一步回应。建议效仿狮城组屋政府建 人民管理爱心养老院院长林振全指出,在人民组屋的课题上,政府只是做到一半,另外一半却留给人民自己去收拾。他说,政府只是提供组屋给人民居住,可是却没有好好管理,许多设备都被破坏,组屋範围也没有一些让乐龄人士使用的设施。“在新加坡,政府鼓励人民生育,也希望人民可以三代同堂住在一起。一旦他们因为孩子很多,又与父母同住,原来的组屋不够空间时,政府会提升,让他们住更大间的组屋。”“他们的组屋也有齐全的设备,组屋範围都形成一个社区。”鼓励三代同堂他说,反观我国政府却只是把组屋建好让人民住,却没有好好监督和管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明明是一家人登记和居住,最后却只剩下老人守着组屋的情况。他建议我国政府好好研究新国在这方面的政策并向他们学习,以造福人民。他也认为,一些孩子选择让父母守着组屋,是担心一旦把父母送到老人院,外人会认为他们不孝。“但是,与其把一些行动不便的父母独自留守组屋,倒不如把父母送进老人院,至少遇到任何状况时,还有旁人协助。”‧2009.02.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