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生活坊 >NBA的球员流动时代正向我们滚滚而来 >

NBA的球员流动时代正向我们滚滚而来

NBA的球员流动时代正向我们滚滚而来

我们不再刨根问底。只想知道,到底几时发生。

对于为什幺超级巨星能决定何时离开球队的原因,在这个球员权力不断膨胀的时代里已经无关紧要了。现在,有潜力能左右球队未来的天才球员拒绝将自己和球队捆绑在一起,「在球队抛弃球员之前球员已经抛弃球队了」,确保对于任何一个能带给他们即时快乐的刺激因素都做出反应。试图揭开这些决定的动机只会滋长对于肥皂剧和争议的渴望,没有丝毫其它的作用。批评并没有那幺重要。应该代入到比赛中来看。目前我们已经发展到,球员的离队通道理应成为预期的一部分——尤其是对于已经有过离队经历的球员——无须多余解释。对于那些对主队无法留下最受喜爱的球员感到愤怒或迷惑的粉丝们来说,他们就必须理解,分手是不可避免的结果。而那些试图做长期计划的球队,他们则必须对三心二意的球队基石的一时脑热做好準备迅速应变。所以,趁你还有此权力的时候享受他们的存在吧,接受他们不得不做出的决定,当一切尘埃落定时也应该对事不对人地看待。这一切从没有和球迷有什幺关係。现在挂您的已经不是如何让球星迈进家门;他们已经站在这了,等待着合适的时机离开。

冠军——或至少是存在的夺冠竞争力——过去通常是吸引精英天才球员的一大诱饵,但科怀-伦纳德刚刚成为第一个离开球队的总冠军赛MVP,就在那场除了退休什幺都庆祝了的庆典之后。多伦多暴龙队在伦纳德的问题上没有走错一步——从球员负荷管理到极具侵略性地招兵买马,补强阵容确保能夺得冠军——却因位置不在南加州而处在下风。洛杉矶快艇队拿下了自由市场最具吸引力的一条大鱼,他一人就有能力左右联盟下赛季的势力平衡。伦纳德回到了舒适的家乡,也免于同城另一支球队那万众瞩目的氛围。但是,即便是在这样一支经营良好,老闆能维持稳定又资本雄厚,制服组有着高瞻远瞩的眼光,教练有过夺冠经验的球队,都只能获得他未来2年的承诺。和其他处于巅峰期的全明星球员联手仍然诱惑力十足,但这样的表面兄弟情比以往更加脆弱,因为球员们一开始就在準备改换门庭。保罗-乔治和罗素-威斯布鲁克一起吞云吐雾时看起来就是牢不可分的兄弟,去年Nas还在一场盛大派对上进行了rap表演庆祝乔治留守奥克拉荷马的决定。这个夏天,乔治就向我们展示了一名身负多年合约的球员如何仍能永葆自由球员的姿态。他在申请交易去和伦纳德联手后叫嚣着「回家」。

凯文-杜兰特为金州勇士队效力3年后离队。这3年显得格外漫长,他们3进总冠军赛,两度夺冠。已经有无数文章和访谈试图解释为何这次光辉灿烂又时常如履薄冰的联手会这样谢幕。他和德雷蒙德-格林有争吵,不满于在斯蒂芬-柯瑞那纵横整个湾区的阴影下打球,也对史蒂夫-柯尔也有些反感,另外球队认为他只是小腿紧张,从医学角度可以上场,结果让他跟腱断裂错过整个下赛季,还有即便赢球夺冠也没能得到成就感。但杜兰特不是因为这些所谓的、听起来很合理的因素离开的。他等着做出这个决定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勇士队和杜兰特的合作注定无法长久。球员们想长留下来可不会每年夏天都签1+1的合约;这样的合约是球员离队的筹码,使得他们在当下情形缺乏吸引力,或对他们不再有利的任何时间能够离开。当一个更理想的下家出现之时,杜兰特肯定就不会留下了,这就和勒布朗-詹姆斯在迈阿密热火队、第二次在克里夫兰骑士队时注定离队一样。杜兰特和詹姆斯的决定表露出他们都想留在能打造社媒帝国的城市中。詹姆斯让这套「球星流动」计划成为可能,应用于击败其他球星,并通过夺冠使得球迷更包容自己的离队,因为球迷们总会这样说,「至少他得到了冠军戒指」。而伦纳德孤身一人在加拿大这一年的雇佣兵生涯给了暴龙球迷两个方面来接受他的离队。他不仅带来了队史唯一的总冠军奖盃——即便他整个赛季中都是「嘿北境球迷们,我现在只活在当下」的思维——而且去向是他的家乡。这样的决定通常被抛弃的球迷们通常都能够接受(除非你是凯里-厄文的球迷)。事业未竟通常难以好聚好散,这也能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幺勇士队在杜兰特还没有宣布和布鲁克林篮网队签约前就公布了退休35号球衣的计划,而俄克拉何马城雷霆队在杜兰特离队一年后就把这个号码给了别人。(这里有给杜兰特的一个注脚:没错,他是发现夺冠没能让他自己的人生更完整。但这是因为一枚戒指没能使得他每天的生活和与家庭、友人的複杂关係变得圆满。杜兰特对于夺冠本身是很满意的,对于这一点如果其它分析的结果相反就大错特错了。他只是想要一些新的东西,最后发现了篮网队,无论结果的好坏。)

NBA的球员流动时代正向我们滚滚而来

这十年产生了一些最离经叛道的球星,难以跟上他们的想法,他们也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洗牌。在大多数情况下,离开母队的球队通常也不会在第二个东家终老。克里斯-波许是这个时代里唯一一个在自由市场里改换门庭,并在这第二支球队结束职业生涯的全明星球员——而且,要是他的职业生涯没有被身体健康状况缩短的话,谁知道还会不会是这样的呢?俄克拉何马城雷霆队把詹姆斯-哈登交易到休士顿,在这里哈登通过他卡通化的鬍子和家的感觉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凯文-勒夫在被迫离开明尼苏达后一直留在克里夫兰,但他很有可能再次转会,因为他的生涯轨迹已经和重建中的骑士队背道而驰。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也将进入他在马刺队的第5个赛季,但他也在几个不同的时间点寻求过离队。

看看这些超级巨星的转会时间线:卡梅罗-安东尼离开丹佛金块队后加盟了尼克队。随后虽然续约但还是离开,在老鹰队中转后前往了奥克拉荷马和休士顿。德隆-威廉姆斯离开爵士队后选择了纽泽西篮网队,之后离开布鲁克林加盟了达拉斯小牛队,最后在骑士队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克里斯-保罗推动了从纽奥良鹈鹕队到洛杉矶快艇队及从快艇队到休士顿火箭队的交易。德怀特-霍华德这个例子较为极端,他加盟洛杉矶湖人队和休士顿火箭队在联盟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又流离于夏洛特,布鲁克林,华盛顿,最后到了曼菲斯灰熊队,但灰熊队也将很快裁掉他。保罗-皮尔斯为波士顿塞尔提克队效力15年后欣然接受了前往篮网队的交易,之后又加盟过巫师队和快艇队。身为热火队魂,德维恩-韦德为之效力13个赛季后转战家乡球队芝加哥公牛队,之后是骑士队,最后返乡如小说情节般退隐。

目前这个休赛期突出的一点在于,球迷们入戏太深是多幺不明智。这些年来伦纳德将会为他的第三支球队效力。吉米-巴特勒和德马库斯-考辛斯都将是在4年里在第4支球队打球。乔治,厄文和丹吉洛-罗素也都在4年内加盟各自的第3支球队。杜兰特和艾尔-霍福德也都是在5年内两度改换门庭。他们已经建立起了一种新版本的高端雇佣兵。流离于联盟寻找下一个挑战,或是下一个获得舒适生活的机会,似乎比坚守在一家俱乐部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更受青睐——全明星级别球员中只有柯瑞和威斯布鲁克[译注1]拥有后者这一理念,在同一支球队效力超过10年。约翰-沃尔,另一位浪花兄弟克莱-汤普森,达米安-利拉德,布拉德利-比尔和安德烈-德拉蒙德也即将加入这个行列。[译注1]:英文稿件发出时,威斯布鲁克前往火箭队的交易还未发生。

NBA创造了这个仿若中毒般不稳定的时代是因为球队老闆我希望缩短合约的长度,而球员们则通过让他们本就善变的特质更加愈演愈烈的方式给予还击。2016年薪资帽猛涨使得球员薪水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球员们就没有必要再想着一定要一人一城了,因为无论他们何时做出选择,拿到手的钞票都会厚得惊人。实际上,他们的收入太丰厚了,以至于上次集体谈判劳工合约中创造出来的超级顶薪合约不足以驱使球星们安心一隅。

现今系统中另一个未曾预料到的问题在于,球队放手让球员离开,是出于对给这些球员高薪后在财务上并不合算的担忧——要幺是通过交易送走球员(巴特勒,考辛斯),或是通过低薪合约劝退的方式(肯巴-沃克),这使得原本应是两极分化的球员忠诚出现了断崖。快艇队要是没有在2个赛季前先出其不意地把布雷克-葛瑞芬甩卖到底特律活塞队,现在也不会处在自由市场赢家的位置。德马尔-德罗赞想留在暴龙队直到退休,但并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为什幺呢?就是科怀-伦纳德。但是,即便是忠诚不渝的球员也会面临流连失所的境地:威斯布鲁克为雷霆队殚精竭虑,不顾一切,杜兰特离开后把自己提升到了MVP的水準,但在乔治离开雷霆队后,球队为了换得重建的必备资产,包括几个宝贵的选秀权,谢伊-吉尔杰斯-亚历山大和达尼罗-加里纳利,把威斯布鲁克交易了出去。

曾几何时,拥有在一处留下长久遗产的能力才定义为伟大。比如在塞尔提克队的比尔-罗素或赖瑞-伯德。湖人队的魔术师强森或科比-布莱恩。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蒂姆-邓肯。现在,在球队之间流动,分别在球队上打上自己的记号,这才是成为联盟最佳的正途,是球员吸引力的证明,也是球员每到一支新的球队能产生的新的希望。记忆难以长久,而赛场表演又太过炫目,球迷们看着新来的球星会选择向前看,并不拘泥于他们到来的方式。新来的球员们想必对于热烈的拥抱很是满意,如果还能有舞蹈或是什幺其它的就更令人高兴了,但并不指望能和球队长长久久。

这些关係都是因势利导,顺势而生,使得改换门庭后要付出更大情绪上的代价。同时,赛场上的内容具备娱乐性,而赛后将引发的结果又悬而未决,这样的赛事产品将产生更大的利益。NBA是球星权力最大的联盟,而超级巨星们则泰然自若地控制着他们对于比赛的责任:他们确实参加了社区义工,避免与篮球无关的负面关注,在全阿秋市场都具有球迷。只有当球星们痴迷于连续转会影响到了场上表现时,球星们留队与否才会真的成为一个问题。所幸,现在比赛还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如果为一支经营良好,雄心勃勃,剑指冠军的球队效力让不足以留下球员,那没有什幺能够阻止他们离队了。可能下一代全明星球员们会更注重效力于一支球队,而新趋势将会迴转到避免让球迷们匆忙地付出如此多的时间。到那时,球员们在準备迁徙时将会继续自问这个问题——现在球员们也难以圆满地回答——为什幺我要留下来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