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漾生活 >Google 董事长施密特:事实上是亚洲发明了行动网路 >

Google 董事长施密特:事实上是亚洲发明了行动网路

Google 董事长施密特:事实上是亚洲发明了行动网路

除了在北京举行的 APEC,上週还有一场在台北举行的「Google APAC」——Google 亚太区的年度媒体会议。PingWest 参加了这场主题为「Asia:The mobile first World」(亚洲:行动优先的世界)的 Google 峰会。远程开场致辞里,在东京的 Google 董事长施密特(Eric Schmidt)再次表达了对他亚洲行动网路异乎寻常的乐观:「在我看来,接下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亚洲会成为行动领域的领先者」。

一个拥有消费力与硬体的大市场

按照施密特的说法:「一定程度上是亚洲发明了行动网路,之后硅谷把它标準化了」。在出现开放平台(Android)之前亚洲就出现了很多智慧手机早期用户,韩国和日本很早就建立了行动网路。

施密特重複他一直以来的观点:世界正在从 web 优先(web-first)走向行动优先(mobile-first),下一代的应用主要是行动应用。在硅谷和全球,新创公司们都在做同样的事情:他们都有两组开发团队,其中一组为 iOS 开发,一组用 Java 为 Android 开发,他们都使用大型数据中心提供的后端服务,通常是亚马逊 AWS 云端计算平台,当然,Google 云端计算的用户量也在增长。手机不再只是单纯的手机,连上网路它就是超级电脑,在网路条件好的地区,与云端连接起来,智慧手机具备实现多种精彩功用的可能。

因此施密特尤其看好亚洲:因为它正在成为巨大的市场,新用户数以亿计为单位地一波一波涌入行动网路世界,而他们主要购买的就是 Android 手机。发展中国家的中产阶层正在成型,「这个阶层的每个人都想要一部智慧手机,」施密特说,而他们想要的往往是最便宜的机型。因此,Google 在印度推出了 Android One 项目。施密特把这种手机叫做「100 美元机」。他还预测接下来 5 年时间里,这类手机的价格会从 100 美元降到 70 美元、50 美元,因此 Google 预期在 5 年时间里亚洲绝大多数人都会用上智慧手机。现在全球有近 20 亿智慧手机活跃,未来还将持续增长。

施密特还解释了为什幺是亚洲,而不是其它区域会出现爆发的行动网路市场。「在亚洲之外,非洲缺少必要的网路基础设施、欧洲已经过了高增速阶段,拉丁美洲增长和非洲一样有着网路问题」,所以亚洲才是当前高增长的市场。

简而言之,「亚洲拥有消费人群和硬体,硅谷有软体」,当前很多创新还是在美国发生,不过越来越多的创新出现在以色列特拉维夫。「特拉维夫在全球网路服务版图上的市占率会越来越高」。

亚洲式的创新正在崛起

施密特拿行动通讯工具 Line 和 Kakao 等举例,这些亚洲的应用正在全球获取用户,并且成为 Facebook 的挑战者。这在 5 年前几乎不可想像。这就是移动给亚洲带来的机会,亚洲也会出现更多的创新。施密特还开玩笑说自己去中国的时候发现「那里所有的人都在开发行动应用」。他还特别点名了微信和支付宝:

「如果你看一下微信的成功、支付宝的成功,这些都是体量巨大的平台。很简单的道理,中国人比美国人多太多。亚洲崛起的下一代软体公司可能会更进一步,不再安于成为区域里的市场霸主(微信现在就是),而是会发展成为全球市场霸主。」

另外说到亚洲的行动产业,自然无法忽视小米这样的中国手机厂商们。施密特表示 Google 欢迎手机厂商为本地用户客製化系统界面。小米的 MIUI 成了範例:小米的客製化用户界面(MIUI)特别流行,小米在原有 Android UI 上做了更多,我愿意叫它「更亚洲化」或者说对中国用户更友好。

不过 Google 亚太区 Google Play 工程副总裁 Chris Yerga 认为,小米仍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成功案例。「最显而易见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没有 Google Play 和 Google 的其它服务,」 Chris Yerga 对 PingWest 说。对小米是否会与 Google 在亚洲的其它新兴市场展开直接竞争,Chris Yerga的回应是:「我用过小米的 MIUI 界面,我也认为有竞争出现当然是件好事,可我还想说我们在亚洲已经有了众多的开发者,我们对亚洲和新兴市场也有很多新的发现和客製化的服务。」

Yerga 特别举了两个亚洲的例子:「自拍桿」(selfie sticker)和「Phablet」(和平板差不多大的智慧手机)。「某种程度上,亚洲人在自拍这件事上实现了经典的亚洲式创新,甚至发明了自拍桿这样的东西,」 而对于 Phablet,Yerga 表示这让 Google 进一步认识到他们需要更优先地为亚洲人适配更大更宽萤幕的应用开发环境和工具。

施密特第一次来亚洲是在 25 年前,当然那时候还没有 Google,网路仅是雏形,但施密特已经可以发邮件给史丹佛,电子邮件正在初步拆除距离壁垒。在过去的 25 年里,施密特频繁来往于硅谷和北京、东京、首尔、班加罗尔(编按:印度第三城)之间,他亲历了亚洲网路产业的变迁和进化。「行动浪潮将成就亚洲领先」,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这也许就是他的结论。



     上一篇:
     下一篇: